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回望《“八八战略”15年》

2018-10-17 09:45:40 来源:浙江卫视 作者:江翊骐

7月18日,三集政论纪录片《“八八战略”15年》后期基本敲定,桑海斌发了一条朋友圈,配图是政论纪录片的剪辑界面以及一张病假证明。连续的高强度剪辑工作,让身体终于发出了抗议。

三个月前,正在剪片子的金亮突然被拉入了一个名为“8815合作社”的微信群聊。那时,他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自己将面临的,是这样高强度的任务——三个月,三集政论纪录片,横跨“八八战略”实施15年。

时间紧、资料线索庞杂、理论站位高。《“八八战略”15年》政论纪录片工作组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时间紧,是这次政论纪录片制作面临的最大挑战。以往,一部专题片的制作往往需要耗费近两年的时间,至少也有半年时间。而这一次,从4月17日工作组成立,到最终成片播出,仅仅只有三个月。

为了更深入地理解“八八战略”,写稿组闭关一个月,阅读了《“八八战略”思想与实践》《“八八战略”与四个全面》等书籍,看完了历年的影像资料和素材。从萧山湘湖到淳安千岛湖,再到杭州纳德酒店,写稿组的成员经历了3次封闭式写稿。首先摆在大家面前的是思路问题。有关“八八战略”,素材非常丰富。“我们带过去的,光打印资料就有这么厚。”金亮边说边比划着,大概有两本现代汉语词典那么厚,“还有十几本书和各种带子,更不要说电脑直接查的电子版了。”如何谋篇布局、串联起这15年,便成了最让大家头疼的问题。

“第一稿写出来不是很满意,于是在湘湖封闭完又马上去淳安封闭了十多天。每天就是上午写稿,下午讨论,晚上看带子。”从开始着笔到最终成稿,孙宇一共修改了25版之多,“开始的时候几乎是一天一稿,写到后来其实非常痛苦。有一段时间,每天只能写出三四百字。”“连做梦的时候都在看材料,梦里还像演《盗梦空间》一样会和自己对话:这个故事好,你醒来不能忘了加。”蒋铼回忆道。

同样感受到时间压力的,还有拍摄组。从6月初接下拍摄任务到7月初审片,留给拍摄的实际只有20天。

“最大的问题还是天气。”负责空镜拍摄的王文炳说,“政论纪录片的空镜拍摄对天气的要求很高,而本来就短的拍摄时间里,还有一个星期在下雨。”于是,哪儿天晴就先拍哪儿的镜头,杭州湾跨海大桥、杭州湾新城、舟山跨海大桥、钱江新城、西湖、奥体中心……摄制组成员们始终跟着天气在跑。

刚接到任务时,王文炳所在的摄制小组群名叫“空镜组”,而等到任务结束时,已经改成了“凌晨3点起床组”。为了等待日出、日落的最好镜头,凌晨3点起床拍摄、晚上8点收工吃晚饭成了摄制组的日常。“在舟山的时候,我们穿着短袖短裤去的,结果当天下雨,不少人都吹感冒了,遂昌台的同事晚上连饭都没吃直接回宾馆睡觉了。”

“最难的还是时间紧,留给后期的只有大概两周的时间。”已经有十多年的专题片制作经验的龚奇,还是忍不住感慨时间之紧迫。“那也没办法,通宵达旦也要做出来。”龚奇说。为了让片子更具有可看性,朱贤勇在画面、音乐的选择和节奏的把控上花费了不少时间,剪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。而龚奇则更习惯早起,常常是早上五六点就坐在电脑前开始剪片了。

除了运用新系统,此次政论纪录片前期拍摄,还采用了log格式。龚奇说,“我们想在画面上做一些突破,log格式可以最大程度的保留图像信息,后期调色的创作空间更大。”“凌晨第一集最后一遍了”“第一集凌晨最最后的输出”……龚奇的电脑里,装了无数个版本的输出。“从命名里你也可以看出我们有多崩溃了。”龚奇笑道。

封闭写稿的日子里,孙宇对蒋铼说:真想有个时光穿梭机,看看节目播出时候的我们,看看我们是怎么熬过去的。经过三个小组的努力,三集政论纪录片《“八八战略”15年》最终呈现在了荧屏上,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变成了现实。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