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集团的孩子

2018-10-24 15:29:10 来源:广电制作中心 作者:芦毅

今天,想要分享的故事,主角是一群孩子。

10月8日的早上六点,北京的天还没完全亮,刚刚结束了“中国好声音2018总决赛”的现场直播,睡了还不到四个小时的吴晓东已拉着行李赶赴机场。他要搭乘早班飞机飞往杭州,去还一个欠了许久的“债”。吴晓东的“债主”,是他自己的女儿。女儿学校有个晚自习制度,需要家长们轮流值班现场管理。可身为中心音频部主任的吴晓东实在太忙了,一年到头,除了过年那几天,大部分时间都是奔波在外面。这次为了好声音总决赛,他9月29日到达北京,在现场已经足足忙了10天。“欠女儿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”,吴晓东说,这次值日,不能再爽约了。这是他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儿,叫吴悠。

广电人对孩子的亏欠,往往都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,就像这位叫“洪应心”的小朋友,今年四岁,九月份刚刚上幼儿园。而洪应心第一天上幼儿园,却是由她的爷爷奶奶送去的。她的妈妈郑存,是广电制作中心音频部的员工,此刻正在400㎡演播厅赶制节目,无暇分身;而她的爸爸,中心转播部的洪超远在北京,那时正在闷热密不透风的车厢里,对着图纸一分一毫地做着校对。是的,就是这辆集团最新的32讯道4K全IP转播车,也是目前国内技术最新、体量最大、讯道最多的超高清转播车,此刻,它就停在剧院的外面,为我们的报告会进行录制,今天就是它的首秀。为了超高清转播车,洪超和转播部的同事们,从6月初到10月初,整整4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北京与杭州之间来回奔波。

孩子成长的时候,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,而我们这些正在路上拼搏的广电人,却把这份陪伴,给了我们的设备,给了我们的节目,给了我们最深爱的广电事业……

他叫凌佳豪,是广电制作中心转播部的一名援藏干部。他的女儿凌羽已经3岁零4个月了,而凌佳豪与她一起渡过的时光,却只有一年多一点。在凌羽刚满周岁不久,凌佳豪参加了“援藏干部动员大会”,会后,他第一时间递交了申请援藏的决心书。那时,凌羽还不会开口叫“爸爸”。她的第一声“爸爸”,是对着手机屏幕喊出来的,她的爸爸凌佳豪,已经去了3700公里外、海拔4500米、空气含氧量只有杭州50%的西藏那曲。在藏区工作两年多,凌佳豪所能做的,就只有在每天结束了繁忙的工作之后,对着手机的屏幕跟女儿说话,看着女儿笑,看着女儿又长高了一点、长大了一点……2018年初,在完成第一轮援藏任务后,凌佳豪又主动申请了参加第二轮援藏任务,再一次踏上了前往雪域高原的征途,他说,“广电授我以技术,教会我拼搏与创新,我必须为集团在那曲留下一批带不走的援藏项目。”

这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叫王泳翰。8月12日,王泳翰突然发高烧,全身出现皮疹,经诊断,他得的是“嗜血细胞综合症”——一种极为危险而又罕见的疾病。他的爸爸——制作中心音频部的王志刚——闻讯后紧急从嘉兴的节目现场赶回来,看见儿子的时候,他已经躺在ICU的无菌病房里,全身多器官衰竭,24小时都插着呼吸机。王泳翰小朋友在ICU病房里,足足躺了23天,而为了不影响音频部极为繁忙的工作,王志刚始终没有向中心领导和同事提及孩子病危的事,而是一直尽己所能地坚持在岗位上。而同样,王泳翰的妈妈钱恋恋,也一直在转播部默默地坚持工作。直到她接到医院第二次发出的病危通知书,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在办公室痛哭失声,直到这时同事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好在,王泳翰终于转危为安,现在,他已经出院,在家中进行康复治疗,让我们祝愿他早日恢复健康!

吴悠,洪应心,凌羽,王泳翰,还有更多我说不出名字的孩子,他们都是我们员工的孩子,也就是我们集团的孩子。我知道,这些孩子不仅仅是个例,在我们制作中心,在浙江广电集团的各个部门和单位,有着许许多多这样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,舍小家为大家,奔波在新闻宣传、节目制作、广告营销、产业经营、项目建设的第一线,展现出浙江广电集团“奉献、实干、拼搏、创新”的精神,以“主旋律更响亮,正能量更强劲”的工作成效,推动着集团发展,回应着时代需求。

习总书记说“幸福是奋斗出来的”。智媒时代提速到来,新兴媒体降维攻击,浙江广电事业正处于不变则衰,不进则退的转型期,我们“既是追梦者,也是圆梦人”,我愿同所有走在路上的广电人一起,将“举旗帜、聚民心、育新人、兴文化、展形象”作为使命担当,坚定信念、珍惜青春、立足岗位、苦练本领,用奋斗涂满青春的底色,努力谱写“六位一体”新型媒体集团建设的新篇章!

返回首页